主页 > V旺生活 >第一项古物修复任务:破碎的稀世珍品──《剑魂如初》书摘连载8-6 妞 >
2020-07-28 浏览量:880 点赞:982 收藏:370

《剑魂如初》连载6|第一项古物修复任务:破碎的稀世珍品

前两排的仪器如初大多都熟悉,有考古专用的金相显微镜,也有专为出土铜器清除汙垢的喷沙打磨机等等。她才觉得有些把握,杜长风就绕过前两桌,直接走向第三桌。

这张桌子上没有仪器,却在中央处摆了一只将近八十公分高的月白色梅瓶。瓶子的造型端庄挺秀,通体素雅无花,釉色更是清亮醇厚,只可惜肚子处破了一个大洞,而在瓶子左端,整整齐齐排列了二三十块同样颜色的碎瓷片。

难道,她的第一项任务会是修瓷瓶?

如初经手过的瓷器不多,顿时有点紧张。杜长风走到桌旁,指着瓷瓶说:「来,妳说说,看到了什幺?」

如初硬着头皮走上前,仔细观察,眼睛越睁越大。几分钟后,她望向杜长风,带着不可思议的语气,两个字一组,结结巴巴地说:「宋瓷⋯⋯无纹⋯⋯汝窑?」

宋代五大名瓷之首,中国製瓷史上的登峰造极之作?

她一定看错了!

然而杜长风却对她点点头,说:「雨过天青云破处,这般颜色做将来。」

「但、这、不可能啊!」如初脱口而出。

「哦?」杜长风语气平平,神色意味不明。

「它太高了。」如初自以为抓到一丝线索,指着瓷瓶又解释:「现今存世的汝瓷几乎没有超过三十公分的,因此收藏界才有『汝窑无大器』的说法⋯⋯」

她讲不下去了。在阳光映射之下,梅瓶隐隐闪出含蓄温润的微光,颜色青中偏蓝,就像一汪清澈的湖水般鲜活异常。如初看过仿品,还是乾隆皇帝倾全国之力仿製的瓷器,都没能仿造出这一抹微光。

「别看了,我先问妳,现今存世的汝窑有几件?」杜长风开口问。

「不到百件。」如初喃喃。

「当年汝窑开窑二十余年,总共又烧出了几件?」

这个数据史书上没写,如初在心里算了算,发觉就算一天只烧一件,二十多年下来,也该烧出近万件瓷器。更何况汝窑是北宋皇家烧制御用瓷器的官窑,规模不可能太小,这幺推算下来⋯⋯

「几万件、几十万件?」她问。

「破百万。」杜长风顿了顿,再问:「妳认为,妳可以用数量不到一百的倖存者,推测当年那百万来件瓷器的高矮胖瘦、品性模样?」

「不可以。」如初毫不犹豫地回答。

「那就得了。」杜长风正色说:「记住,永远别用自以为是来衡量古物。」

如初规规矩矩答了声「了解」,杜长风开始交代事项:她需要先针对梅瓶做研究,心里有底了再开始清洗,接着整理记录每块瓷片,做成档案以供修复时参考使用。

这些全是磨耐性的基本功,如初一项一项做笔记,再把记下来的工作项目给杜长风过目,确定没有任何疏漏。等这些都结束了,她绑起头髮,打开柜子取出工作服,感觉自己充满斗志,蓄势待发。

杜长风举脚往外走,几步路之后又回过头对她说:「雨令不收膺品,这是原则问题,没得商量。」

「我,没有那个意思⋯⋯」如初顿时两颊发红。

「不怪妳。」杜长风摆了摆手:「但妳既然进来了,这是块什幺样的地方,心里总得有个数。」

说完他就走了出去。如初再度望向古朴典雅的梅瓶,忽然注意到碎瓷片的边缘处不但毫无泥沙,有些还十分锋利,像是才刚摔破。

谁那幺粗心大意,真可恶。

她摇摇头,坐下来,拿起显微镜,开始研究釉色下寥若晨星的稀疏气泡。

4.敌意

上班第一天的中午,如初从宋悦然手中接过公司识别证,来到位于地下一楼的员工餐厅,準备取菜用餐。

餐厅不大,坐了大约七成满,早上在二楼打过照面的同事有人还记得她,招手叫她过来坐。如初于是在一张长条桌的角落坐下,听大家七嘴八舌讨论热门电影与影集,商量着长假该怎幺玩。

这家公司真的很年轻,同事大多都在二三十岁之间,青春、活力、急着发表意见。如初坐下来没多久,右手边的男生便开始滔滔不绝,讲述古玩市场越来越发达了,而且国际化,他打算先在国内累积两年资历,之后且战且走⋯⋯

「妳呢,为什幺进这行?」讲到末了,他这幺问如初。

「没想过做别的。」如初诚实回答。

对方似乎无法理解这个答案,看她的眼神有些迷惑。如初不觉得有必要解释,只微微一笑,垂下眼慢慢吃饭,然而吃没两口,宋悦然便用手肘捅捅她,低声说:「福利进场。」

如初举头张望,只见两名三十岁左右的男子正跨进餐厅。这两人的身材都十分高挑,一位穿了套英伦风的米灰色细格西装,戴着细框眼镜,一副职场精英模样。另一位头髮略长,随意地在后脑杓扎了根小辫子,身上以黄黑撞色混搭出雅痞味道,乍看之下比模特儿还时髦。

「戴眼镜的是鉴定组组长殷含光,旁边是他弟弟殷承影,专长是鉴定唐宋字画,帅吧?」悦然靠近如初这幺问。

他们的确耀眼,如初点点头,悦然又得意地说:「告诉妳,上班上到累得像条狗的时候,身边忽然经过一个帅哥,最纾压不过,以后妳就知道了。」

如初想像那景况,忍不住笑出声,答:「难怪是福利。」

又过了一会儿,殷含光与殷承影端着餐盘朝他们走过来。殷含光只停下脚步跟大家打了声招呼,便坐到邻桌。殷承影比较健谈,人缘又极佳,好几个人抢着跟他说话,他一一回应之后忽然转向如初,问:「修复室的新人?」

如初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被点到名,忙答:「是,您好,我是应如初。」

殷承影瞇起一双桃花眼,再问:「妳家做古兵器修复?」

「对。」

「什幺名号?」

「不忘斋。」

「不忘初心,方得始终?」

这还是头一次有人听到「不忘斋」三个字就点破出处,如初眼睛一亮,正要回应,就见殷承影偏了偏头,说:「没听过。」

有几个女生当场就笑出声,如初坐得笔直,答:「我们家的工作室很小。」

「开多久了?」

「二十几年。」如初顿了顿,索性又解释:「本来是镇上的打铁铺子,我爸接手之后才转型的。」

她不晓得殷承影为什幺要刨根究底问下去,但是她以「不忘斋」为荣,没什幺不能对人说的。

刚才笑出来的几个女生听到「打铁铺子」四个字,眼底的嘲弄意味更浓了,但殷承影反而没有。他对她一欠身,充满绅士风度地说:「原来如此,请继续努力。」

这个转折太过戏剧化,如初噎了一下,喃喃说:「谢谢前辈。」

殷承影端着餐盘离开了。宋悦然转向如初,说:「他没特别针对妳,只是随便问问。」

话虽如此,悦然看她的眼神却充满同情。如初想了一下,答:「我也这幺觉得。」

殷承影当然是故意的,但如初并未从他身上感受到任何恶意。他只是好奇,对她非常好奇⋯⋯为什幺呢?

虽然中间有些不和谐的杂音,但大体来说,这顿午餐的氛围尚称友善。如初吃完站起身,转头便见到修地毯的两位师父拿着饮料经过,徐方冲着她笑了笑,老庄师父却目不斜视,完全当做没看到她。

天生气场不合?如初顿了一下脚步,又继续往前走。

本文摘自《剑魂如初》

第一项古物修复任务:破碎的稀世珍品──《剑魂如初》书摘连载8-6  妞

第一项古物修复任务:破碎的稀世珍品──《剑魂如初》书摘连载8-6  妞

未出版先轰动《鬼怪》的韩国出版社RHK火速抢下版权,好莱坞新加坡影视公司热烈争取中!

媲美《禁咒师》的华丽架空、匹敌《兰亭序密码》的古物考究、挑战《鹿男》的奇幻想像

《剑魂如初》以中国古代「商天子三剑」幻化为人形为初始构想,娓娓道出一个交叠在人与物两个世界间的故事。既有源自真实历史的古物拟人刻划(霍去病的佩刀、一言九鼎中的荆州鼎、清越悠扬的编钟幻化成人,会是怎样的性格与经历?),也有刀剑光影场面的惊心动魄,还有与宿命的对抗(武器只能为杀戮而生,没有情感?)。

一个建构到无比真实的奇幻架空世界,再加上作者怀观多年剧本创作训练,不仅《鬼怪》韩国出版社RHK火速抢下《剑魂如初》版权,来自好莱坞、新加坡的影视公司也热烈争取影视改编权,未来可望搬上大银幕!

出版社:圆神

作者:怀观

生于高雄冈山,一个人口不满十万的南方小镇。十二岁以前住在一栋有着小小藏书阁楼的三层楼房。在阁楼里她同时读到了曹雪芹的《红楼梦》与乔治马丁的《莱安娜之歌》;两者相加,成为她幻想与写作的出发点。

在清华大学取得硕士学位之后,怀观进入芝加哥大学经济学博士班。在那里她不但认识到世界顶级的学术心智,也因此接触了英美的故事写作教育。之后她先后旅居纽约州、蒙特娄、香港等地,最后回到家乡,发表她的第一部长篇小说《未见锺情》。《剑魂如初》是她的第二部作品。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文章
申博太阳城_皇家国际点击客服|分享你我感受|提供生活便利|网站地图 申博188直属现金 申博亚洲太阳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