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互联网发展 >史丹佛MBA:我人生收入的最高点是「第一份」薪水 >
2020-06-24 浏览量:933 点赞:766 收藏:307

作者:Max Yeh(史丹佛MBA)

我从MBA毕业后,就加入了I公司的一个储备干部训练的计划,在公司内进行了三次8个月的轮调,从市场调查,创投,到物联网市场开发,也从他们的美国总部,调到台湾的子公司。

在这段时间内,我也深深的体会到一间超大公司、甚至可以说是世界一流的公司,强与弱的地方在哪里。

但是,今天不要来讨论这个,我想要写一下,人对收入的感受。

我在去美国前,薪水大概就像是台湾工程师那样,不算少,但是也没有夸张的多。在台湾,在不买房子的前提下,可以过着不错的生活。去美国读书的时候,突然发现自己是个从第三世界国家来的穷学生。

美国虽然生活品质很好,但是硅谷那裏什幺都贵。

再加上,我一起来读书的同学们,有些人之前是领global pay的顾问,有些是在卖肝的投资银行工作,个个花钱如水。我之前也有谈过我们商学院有个White Party,一个晚上可以从同学手中募到好几百万台币的捐款。

所以,在那个时候,我钱就很节省的花,所有的东西都花很多时间比价。

当大家在找工作的时候,我们常常从讲师们得到一个建议,就是不要只为钱看齐,不要只为了薪水工作。当你口袋里空空的时候,这个建议很难听得下去。

我接受I公司的工作时,当然也被他们对MBA的慷慨薪水感到惊讶;我很难想像,为什幺有人愿意付我那幺多钱 。但是我当初决定要接这份工作时,看中的更是那个可以轮调的机会,让我可以在短时间内,看看公司其他地方的运作方式。

刚进公司的时候,突然发现自己好富有,「好像小时候刚拿到零用钱的那种感觉。」

我在Amazon买书都不用犹豫个老半天,买个App也可以轻轻鬆鬆的,终于可以理解美国人的消费能力。但是,逐渐发现,钱在刺激我对工作的热情上,帮助不大。真正让我感觉到动力的,往往是工作本身的趣味及挑战性,主管的领导力,或是同事间合作的心情。

再来,虽然我的薪水已经是很高了,但是在硅谷跟本不够我跟我太太花。税被扣掉一大半,剩下的,一半付给房租,剩下再一半给健康保险,每个月的收入扣掉生活费就剩下差不多了,存不到什幺钱。在那裏成家立业,除非要双薪,但是那样子养小孩也很辛苦,买房子压力也是大。

我回来台湾后,突然间发现钱又变大了。

领着外商主管的薪水,虽然从美国回来打了点折,但是也是我之前的好几倍,存款的速度增加很快。我到7-11买水喝的时候 ,也不会特别因为有18 块的而不买20块。也不会因为老婆乱参加某寿司部落客的团购而觉得快崩溃,心情平静了许多。我站在7-11的冰箱前面时,就会想到,我的时间价值是多少钱,我人生中做的一些决定,赚的钱是我现在省的好几倍,我不应该为了这幺小的金额(2元)困扰太久。

史丹佛MBA:我人生收入的最高点是「第一份」薪水

我在商学院的时候,有另一位教授给我们另一个建议。他说:

我看看我的一些同事,他们正被这些枷锁拷着。有些人在公司已经服务了一辈子,现在出去,很难找到相当的工作,逼得他们得继续埋头苦干,甚至做一些画地盘,形成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。

当你每养成一种这种习惯时,你对人生的选择就少了一些。选择是有价值的,你人生也有可能会因为你做的这些决定,减少了选择的能力,而减少了价值;所以你在做抉择的时候,得思考的不只是你当下的享受,也要思考你是否逐渐把你自己束缚起来。

所以,当我决定离开我这份高薪的工作时,我已经认清了一件事,就是我再也不愿意(只)为了薪水工作。我还蛮确定的:当我开始创业以后,我可能这辈子再也没有办法领到这样子的高薪,我MBA毕业后,第一份薪水可能就是我人生薪水收入的最高点。

我开始创业以后,虽然看着存款一直下降,我发现我自己异常平静(除了当老婆又去参加什幺奇怪的团购时)。

站在7-11的冰箱前面时,我也不会太过犹豫;我不会为了省钱花很多时间,因为我知道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我去做,而这些事情的报酬及价值,是远超过我所能省下的几块钱。

虽然创业初期,工作没有收入,但是我觉得人生过的很充实;说真的,我们小公司,在很短的时间内,我觉得已经有着不少的进展,比起在大公司内的官僚龟速,我们灵活多了。这种进展在精神上,是很有意义的。

P.S. 可能当我穷到一个程度的时候,又不会这幺想了。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文章
申博太阳城_皇家国际点击客服|分享你我感受|提供生活便利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sunbet娱乐在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菲律宾申搏sunbet开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