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S翼生活 >妞书僮:情慾戏该出现的绝对不会少!《遗落之子:﹝辑二﹞末世余晖》新书转 >
2020-07-02 浏览量:927 点赞:863 收藏:895

《遗落之子:﹝辑二﹞末世余晖》

楔子

在广阔无际的荒原上,一个男人踽踽独行。

龟裂的黄土如蛛纹般,从他脚下放射而去,覆住整片荒原;四面八方望去,一无所有。

摄氏四十八度的气温烤掉了所有植被生长的可能性。长年曝露在高温下,有些地方的黄土甚至析出白色的结晶盐粒。

这样的土地,即使再过几百年也是一片荒芜。

在这无尽的旷野中,只有一道孤单的身影。

男人拖着跛行的右脚,慢慢前进。

他的衣物溅满斑斑点点的浆液,已看不出原色。这些浆液在正常的情况下早就发出腐臭味,然而高热的阳光只是将它们直接烘乾,变成硬邦邦的布甲。

他的宽肩瘦削了几分,强健的胸肌消了一号。黑色牛仔裤沾满跟上衣一样的血浆,右边裤管整个割开到膝盖处,露出一段血肉模糊的小腿。

但真正惊人的,是他背后拖着的东西──一只噬人兽的尸体。

男人停了下来,烈阳在他头顶残酷地照射着,他鬆开噬人兽的尸体,跌坐在地上,粗嗄地喘了口气。

走在这片荒芜已经是好几天前的事,别说人烟,连任何生命体都没有,除了他以外。

过去三个月,他走过丛林,草原,湖泊,从一波又一波噬人兽的爪牙下逃生。

直到两个星期前,他开始踏上这一片漠土。初时还有噬人兽或变种怪追过来,到了最后一个星期,甚至连一只噬人兽都没有。

往好的方向看,他不用再继续和各种突变种战斗;往坏的方向看,如果这片荒原连噬人兽都不愿来,他的麻烦就大了,因为噬人兽是以能适应各种地域闻名的。

他抿了抿乾裂的嘴唇,从腰间抽出一柄小刀,回身走向他拖着的那只噬人兽。

他毫不犹豫地割开尸体的血管,俯下身吸食牠的体液。

牠是他过去七天的水源和食物。

浓稠的血液已经成为膏状,泛出噁心的腥味。他完全忽视味蕾的抗议,嚥了下去,然后用刀割下几块尸肉,机械性地嚼了起来。

美味与否不重要,进食对他来说只是单纯摄取身体需要的养分,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。

阳光的高热若是有些许仁慈,就是让噬人兽的尸体不易腐败,不过兽尸乾掉的程度比他想像得更快,不消多久他就会连兽血都没得喝了。

没水比没食物更严重,一般人在没水喝的情况下可存活三天。天生练武的底子让他的体能比平常人更强,没水没食物的情况下,他可以撑到两个星期;如果超过两个星期还是这片鹹土地,他就不确定他还能走多远了。

他直接坐在荒地上,把右脚的裤管撩高,露出他血肉模糊的小腿。

半个小腿肉已经被挖掉了,残余的部分犹能看到隐约的齿痕,兇猛而狰狞。

噬人兽的唾液有各种顽强的细菌,比科摩多巨蜥更毒上几百倍,千万不要被牠们咬到。有人曾如此警告他。

被咬的人,唯有截肢一途。

他被咬了。

他是在遇到最后一只噬人兽时被咬的,那已经是将近一个星期前的事。

事实证明,噬人兽的毒性确实很强,不过截肢并不是唯一选项,他只是得狠得下心。

他杀了那只咬他的家伙,如今那家伙已经变成他的食物。他在第一时间运气将毒逼在伤口表层,然后将被咬到的肉挖掉。

他这辈子有过不少疼痛的经验。有一次有个叛军首领逮到他,他被鞭刑、水刑和一堆花招刑求了三个小时后伺机逃出,但那都比不上他亲自把他的小腿肉挖掉。

他必须控制得很好,挖掉的部分大到能去除部分毒性,但不会大到让他失去行动力。

在这种地方,失去行动力代表死亡。

他每两天挖一次,然后将残余的毒素逼到表面,等肌肉生长两日,再挖一次。就这样慢慢地挖,一个星期后他被咬到的部分已经挖得差不多,今天是最后一次,应该就能把余毒全部清除。

他抽出腰间的皮带,绑在膝盖上方,然后持着刀,面无表情地削下最后一块带有齿痕的腿肉。

强烈的痛楚钻心入肺,在他体能如此虚弱的时刻更是难忍。

他深吸几口气,行功运气自疗,超人般的意志力将肉体的痛楚隔绝在意识之外。

他不能倒。

他答应了一个人他会活下去。

休息了片刻,他起身将噬人兽的粗绳重新绕过肩后,在腰部绕了一圈,继续跛脚往前行。

他不相信这个世界就是如此,必然在某个地方,还有其他人类存在。他会找到他们!

头顶的太阳彷彿永远不会移动,他不知踽踽独行了多久,远方的天边突然出现一抹氤氲。

是海市蜃楼吗?

他舔一下乾裂的嘴唇,机械性地往前移动,身后的兽尸在地上拖出长长的痕迹。

那片飘动的氤氲越来越明显。

片刻之后,他终于明白,他看到的不是幻影──

一排建筑物在地平线远端向他招手!

~1~

秋日的九月,一个阳光满满的季节,不冷不热的温度让每个人都感觉十分舒畅,空气中全是行道树的香气。

卡特罗刚领到这一周的薪水,心情非常好。

做他这行危险性大,可是薪水也高,毕竟毕维帝先生向来照顾自己的手下,付钱从不手软,所以他没得抱怨。

他走的这条路通往盖多贫民窟──雅德市最大的贫民区,住在这个贫民区的人超过三万人。

在旧世界里,这里是玻利维亚的塔里哈一带,但自「大爆炸」之后,旧世界的地图早就不再适用。

所谓的「大爆炸」是指三十年前一场太阳风暴造成的爆发,那场灾难扫掉全世界十分之九的人口,使整个地球满目疮痍,倖存下来的人类几乎是从零开始。人们将大爆炸后的世界称为「后文明时期」。

就在人们克服万难过了二十多年之后,八年前的回声爆炸──顾名思义就是大爆炸的续波──再度来袭,将仅存的世界人口又扫掉一半。

连着两次的爆发,科技受到重创,交通几乎断绝。倖存的人类尽量聚集在一起,在适合生存的环境下建立一个个「生存区」。

每个生存区的大小不一,像他所在的「利亚生存区」是一个较大型的生存区,总共有三座城市,一个是他居住的雅德市,一个是中间的比亚市,另一个是更南方的布尔市。

所有生存区之间都被广阔的「荒芜大地」隔开。在荒芜大地上,除了寸草不生的鹹地,就只有各种吃人的突变种,所以在不同生存区的人几乎断绝交流。

有些荒芜大地的情况好一些,于是就有艺高人胆大的人组成了一种交通贸易公司,称为「流动掮客」。他们专门在生存区之间运输货物,但遇到太危险的荒芜大地,连流动掮客都不愿意涉足的,就没有人知道那些地方是否还有其他人类存在了。

利亚生存区以北,在旧世界时曾经是生机盎然的亚马逊丛林,世界之肺就在这里。可是大爆炸几乎将整个亚马逊丛林烧平,只剩下一部分,于是后文明时期将重新长出来的雨林称之为「席而瓦雨林」。

然而,八年前的回声爆炸又重创了北方一带。如今他们的生存区以北只剩下一片寸草不生的鹹地,甚至无人知道席而瓦雨林是不是还存在。

如果问卡特罗,他会说那里八成只剩下一堆枯树和噬人兽吧!他难以想像还有人能在北方生存。

总之,这一切都跟他无关。

大爆炸发生时他才七岁,而回声爆炸发生时,他们的生存区受到的影响有限,所以他算是地球上少数的幸运者之一,而他向来不挑战自己的运气!

卡特罗的块头大到有点过分,身高一九○公分,体重一百一十公斤,没有一丝是赘肉。他黑眸褐肤,有着南美人典型的深棕色鬈髮,不过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吓人一点,他故意把头髮剪得很短。

虽然他现在的体格没有年轻时那幺好,三十七岁的他依然是个肌肉块垒的家伙;兼之他是为毕维帝先生做事的,在这个宵小横行的贫民区,他俨然就是个小区长,很少有人敢不把他的话当回事。

现在的他,有更大的责任在肩上──他的妻子和宝贝女儿。

一个男人如果不能提供他的妻小一个稳定的家,那还算什幺男人?卡特罗的双肩不自觉一挺。

过去几年来,卡特罗用他一双手为妻女打拚出一个家,虽然称不上豪华,到底是个避风港。以一个修鞋匠和妓女的小孩而言,他认为他现在的人生称得上体面了。

目前他只差为薇拉和妮娜──他的老婆和十二岁的女儿──买一间房子。

他十五年前刚认识薇拉时,只是个身无分文的穷小子,那时候赚到的钱都立刻输在赌桌上,但薇拉爱上了他,不顾家人的反对硬要嫁过来,甚至不惜和她的父亲争执。直到现在卡特罗都不明白,为何上帝如此眷顾他,让他得到全世界最好的女人?

为此,他戒掉了所有吃喝嫖赌的恶习,一心一意对待薇拉。当薇拉为他生了个宝贝女儿之后,他觉得全世界再也没有更幸福的事了。总算过了这许多年,老丈人终于愿意相信他真的是浪子回头,肯给他一点好脸色看了。

可是他努力这幺些年还是没能为她们买间房子。

怪只怪他年轻时欠了一屁股赌债,他们结婚的头几年,他赚来的钱都几乎还债去了。真难为了薇拉愿意继续跟着他,他这些年努力下来终于还得差不多了,现在只差一点点就存到第一笔头期款。

他最近开始烦恼,要把房子买在哪里?

盖多的房价当然是最便宜的,他存的钱甚至不用贷款就能在这里买房子。盖多虽然是贫民窟,到底是他们一家人住惯了的区域,这里的人也都知道他的名号,薇拉和妮娜在这里应该可以生活得很安全。

他不像城里的高尚人对盖多敬而远之,可是,他也不想一辈子让他的孩子住在贫民窟里。

盖多旁边的力玛区是另一个选择。力玛算是一个新兴区域,环境和学校都比盖多好一些,不过房价比盖多贵了三成,他手中的钱不太够。

在这种后文明时期,人命太不值钱,银行大多不愿意把钱贷给随时可能死掉的人。他的职业算是高风险族群,别说贷到款项的可能性不高,就算贷到了,成数可能也很低,除非找他老闆为他担保,不过他不确定毕维帝先生会同意这种事。

算了,反正他还短缺了两万块,现在去烦恼房子的问题太早了,一步一步来吧!

再走十分钟,他正式踏上恶名昭彰的盖多区,而城市风貌从这里也开始有了改变。

柏油路面开始出现东一块西一块的补丁,往两边小巷子望去,坑坑洞洞的路比主街更不堪。每个转角都有几个铁汽油桶,在夜里变冷的时候,游民会用来升火取暖,天气热的时候就是现成的垃圾桶。

通常,垃圾桶满了也没人会在乎,直到臭味飘出来,附近的住户看谁先受不了,谁就负责去清,不然就是等市内的垃圾车心情好的时候过来清一清。

路两旁的房屋也破烂许多。有些房子甚至是大爆炸之前的遗迹,后来贫民直接搬进去佔屋为家。有能力的人尽量修,没能力的人就住在半塌的水泥建筑里,勉勉强强日子也就这样过了。

盖多是个三不管地带,在这里出了事,连警察都不太来。所有最下流、最穷兇极恶的罪犯都住在这里,最贫穷、最悲惨的弱势家庭也住在这里。

在盖多生存下来的原则是:少管闲事。

也就是说,你若是在街头被抢劫,可能独自流血到死都不会有人理你;运气好的话有人帮你叫警察,但警察不见得会来;运气再好一点,警察来了,帮你送医,但你付不起帐单,所以医院会把你丢出去。

所谓的「后文明时期」,就是大家各安天命的时期,不用期待有太多善心人士伸出援手。

卡特罗弯进自己住的那条街,很庆幸这附近情况不是如此。

说他鸡婆也好,他很在乎他亲爱的薇拉和妮娜住在什幺样的环境里。他可不想他出去工作时,还要担心老婆和女儿会有危险,所以他把附近的治安当成他的责任。

再远一点不敢说,但起码这附近三、四条街,他就是一个小警长。他高头大马,满身横肉,任何有脑袋的人都不会敢惹他。他又是毕维帝先生的手下,附近的宵小谁敢不卖他面子?

要是有人敢在这附近犯事,他一定会把那些家伙揪出来,痛殴到对方跪地求饶为止,久而久之,这几条街俨然是盖多治安最好的地方。

他一走近家门,就发现隔壁的东尼小子在街尾探头探脑的,不晓得在看什幺。

「嘿,东尼!你在做什幺?」

这小子高中毕业两年了还没找到正经工作,整天四处闲晃,不过性格还算不差就是。

「嗨,卡特罗,你回来了。今天怎幺这幺早?」东尼有张有趣的脸,一根鼻管又长又直,远远看去好像整张脸就长了那根鼻子。

「毕维帝先生那里没什幺事,今天提早放我们回来。你在看什幺?」

「我在看那个新来的。」东尼压低声音。「卡特罗,听说他是从丛林出来的,你相信吗?」

「切!整个北边早就烧成一片荒土,连根草都没有,哪里还有什幺丛林?」

「是真的,他前几天在伯根太太家打工,中午吃饭的时候,伯根太太听见另一个工人问他是从哪里来的,他说了一句『北方丛林』,那个工人还想问他是真的假的,那男人就走开了。」

「你看他自己走开就知道啦!他一定是想不出怎幺圆谎。」卡特罗双手一盘,很权威地下定论。

「可是他干嘛编这种谎话?」东尼半信半疑。

「大概是觉得在盖多这种地方,讲他是丛林出来的比较威,别人才不敢惹他吧!」卡特罗耸耸肩。

可是,东尼觉得那男人好像不是很怕会被人惹的样子……

这时,街尾一道人影悠哉游哉踅过去,赫然是他们在讨论的「那男人」。

那人的视线和他们两人的对上,礼貌地点个头,继续往自己的目的地走去。

说真的,这家伙外表长得不讨人厌。

「我问你,那家伙平时都在做什幺?」卡特罗盯着走过去的陌生人。

「也没做什幺,就四处打零工赚生活费。哪家需要修东西,哪个工地需要工人,他就跑去做两天。没活干的时候,就到救世军的救济站蹭饭吃,没看他干什幺正事,不过也没惹麻烦就是了。」街头情报王东尼说,「伯根先生倒是说他手很巧,别人做两天才做得好的活,他一天就做完了,所以伯根先生多付了他十块钱。」

「嗯。」卡特罗揉揉下巴。

这个陌生男人大概是两个月前冒出来的。即使在谁都不管谁家闲事的盖多区,他的出现依然引起了一阵小小的骚动。

第一个原因是他那张亚裔的脸孔。在这个长途旅行几乎不可能的世界,很难想像一个亚洲人能千里迢迢出现在南美。

第二是因为他出现的样子实在有点凄惨。他体无完肤不说,还瘦巴巴的,身上的衣服都大了两号──其实从他身上没一寸乾净,却穿着一套太乾净的衣服,卡特罗合理怀疑那身衣服是偷来的。

当时他脸上覆满了深褐色的污泥,右脚的伤势更是惊人,整个小腿几乎被削了一半。那伤让人一看就头皮发麻,真难以想像他如何能用那只脚走到这里。

他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从绞肉机里爬出来的样子,卡特罗当时一眼就觉得,这男人应该不久就会死在街角了。可是再过一阵子看到他,他跟刚出现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。

他还是瘦,不过不再是那种病态的瘦。可能是在救世军的救济站补充到营养,渐渐添上肌肉,原本强壮的骨架开始显现出来。他把自己洗乾净,满头乱髮和鬍鬚剪掉之后,一张脸竟然可以称之为「英俊」。

让卡特罗上心的倒不是这个男人的外表,而是……他的气质?气场?卡特罗也不知道该怎幺说。

基本上,卡特罗自己也穷途潦倒过,他明白穷途潦倒的人看起来是什幺样子。这种人无论外表如何刻意伪装,你从他们的眼神、姿态和微微下垂的肩膀都可以看出,他们是斗败的狗,生活已经完全压垮了他们。

但这男人完全不是这幺回事。

说真的,卡特罗有好一阵子没看过比他更穷途潦倒的人了。他刚来的时候甚至只能睡在街上,打了一阵零工才勉强能到帐篷区租顶帐篷,可是他的脸上从来没有那种穷途潦倒的人会有的眼神。

他的眼中永远有一种警觉之色,彷彿站在角落,冷眼观察整个世界。

他走路的步伐也和正常人不太一样,几乎像跳舞一样轻盈。

卡特罗对他只有一个感想:怪,说不出的怪。

即使如此,他看起来对其他人没有攻击性,后来卡特罗一忙,倒是忘了再去理会他。

东尼说他两个星期前租了一间小房间,就在卡特罗家的下条街。

那条街的房子都是从大爆炸时期留下来的,一楼有些房间甚至没有马桶,顶楼的房间只有一半有屋顶。不过比起秽臭髒乱的帐篷区,有四面墙包着终究算「晋了一级」。

那个人住得离他心爱的薇拉和小妮娜很近啊!卡特罗想。

或许,他该找个时间去探探那家伙了……

***

狄玄武坐在门口的台阶上,拿着一把小刀懒懒地削木头。

这些木屑不是削来好玩的,他租的房间里有一个勉强能称之为「灶」的东西,只能用木头生火,所以这些木屑是最基本的火引。

他今天没有零工打,所以很闲。

来到利亚生存区的雅德市已经两个多月了,这些日子以来他一直在观察,不确定这里是不是他要落脚的地方。

这两个多月也让他对后文明世界有了更多的认识。

世界上确实还有其他人倖存,不过倖存者的数目可能不如温格尔医生估得那幺多。

在他的世界里,现有人口数是七十五亿人,他猜这个世界剩下不到他那里的十分之一。

利亚生存区是由三个城市组成的,总人口大约三十万,雅德市的人口最多,有十二万人,其他两个城市分别是比亚市的八万人与布尔市的十万人。

十二万人在昔日顶多就是个小乡镇,在这里却已经算大城市了。

他认为他们的位置在玻利维亚一带──他对新世界地图还不熟,所以他只能用自己知道的旧地图来分辨──位于整个南美中部偏西之处。

利亚生存区已经是最靠近北方且有人烟的地区,再过去就只剩下荒芜大地,和人们以为不再存在的丛林。

雅德市的人口有一半是本地人,四分之一是当年从北方逃过来的,剩下的则是外来移民的后裔,其中包含巴西、哥伦比亚、阿根廷,甚至义大利人。

经过一团混乱之后,最先重整起来的永远是黑帮。

雅德市目前由三个势力相当的黑帮控制,黑道的收入不外乎军火买卖、走私、特种营业和收保护费。他们都由警治署──也就是本地的警察机关──所管理。然而,在这种年代,警察也不过就是另一支黑道而已,警治署受这些黑帮供养。

想要知道人的本性如何,末日世纪绝对是最好的时期!

狄玄武向来信奉人性本恶,所以他对适应雅德市一点困难都没有。

这里让他联想到他世界里的哥伦比亚或墨西哥:黑道横行,无法无天,整个生存区的重要经济都掌握在黑帮手里。三大帮派之间互相对抗,也互相制衡。

三大黑帮里,历史最悠久的是「拉贝诺帮」。它是由义大利人拉贝诺家族组成的帮派,远在大爆炸前就存在了。他们前身是义大利黑手党的南美分支,大爆炸之后与总部断了联繫,遂在此自立门户。

现任帮主乔尔.拉贝诺今年六十二岁,在三大黑帮中算是比较传统的黑道老大──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;人若犯我,杀光他全家兼上下左右三代。

拉贝诺帮的特色是,他们认为暴力是达到目标的手段,一旦目标达到了,过度的暴力就没有意义。所以在一般安分守己的平民眼中,拉贝诺算是一个「可以讲理」的老大,甚至颇受平民的敬重。

历史第二长、手段比拉贝诺兇狠的是以哥伦比亚人为主的「豹帮」。豹帮帮主是今年四十二岁的席奥.贝南。席奥据说是一条狠毒无情的蛇,他的帮主之位是杀了前一任帮主抢来的,如今十二年过去,没人动得了他。

他们保有所有哥伦比亚黑帮的特色:以恐怖手段治理他们的地盘,对不从的人毒打、分尸、轮姦妻女等。

第三大黑帮是最新堀起的一个年轻黑帮,由本地人毕维帝兄妹领军。一般人口中的「毕维帝」指的是三十岁的哥哥狄尔瓦多.毕维帝,对二十八岁的妹妹芙萝莎则直呼其名。

毕维帝和妹妹芙萝莎是在回声爆炸之后发迹的,可是这短短八年他们发展迅速,已足以与另外两大帮抗衡。

他们手段的兇残程度不逊于豹帮,两方人对地盘的争夺也时有所闻。豹帮首脑席奥对毕维帝恨得牙痒痒,两方互相派人暗杀已经不知多少次,彼此死伤惨重,被波及的平民商家更不计其数。

后来老成持重的拉贝诺看不下去,把两个头头约出来谈。席奥和毕维帝都知道拉贝诺甚得民心,不卖他这个面子对两方都没有好处。最后看在拉贝诺的分上,两边才收敛了一点──这并不是说他们放弃暗杀对方了,不过两大帮派在街头火併的事件确实明显减少就是了。

盖多贫民区有三分之二在毕维帝兄妹的地盘,三分之一在席奥的地盘,不过对狄玄武这个「卑微的外来者」而言,一切都没有影响。

这两个半月他只是四处打零工,默默观察。

他早就知道,要明白一个地区的文明程度,不是看他们的金字塔顶层,而是看它的贫民窟。这个地方的人如何对待穷人,很大程度说明了这个地区的制度和道德水平如何。

在他的世界里,瑞士最差的贫民窟都已经是许多穷国的中产阶级了,而有些国家号称文明大国,却对社会底层低劣得可以,说明了国家本身有严重的体制问题。

盖多基本上就是个猪圈,所以他只能说,利亚生存区充其量就是哥伦比亚、墨西哥之流的地方。人性之恶,利益之争,于此间展现无遗。

他租的地方是盖多勉强还能住人的最下限,整个建筑物总是散发出一股人体排洩物和食物腐败的气味。他住的那间房间只摆得下一张床,一个号称半套厨房的灶台,一张马桶和一个澡盆。

这还算好的,据说有些房间连马桶或澡盆都没有,这也解释了楼梯间为什幺充满排洩物的味道。

每天他会去打零工。有些人家需要修缮东西,有些工地需要工人,他穿梭在这些地方,听社会最底层的人谈话,蒐集所有他应该知道的资讯。没钱的时候他也不会饿肚子,因为附近有救世军救济站。

虽然一穷二白,无论去到哪个地方,狄玄武最不需要担心的就是「钱」。他要弄到钱的方法太多了,合法的、非法的,赚钱对他完全不是问题。

他现在最需要的是「资讯」。资讯有助于他决定,这里是不是他要停下来的地方。

「嘿!」

狄玄武抬眼,一个长得像职业拳击手的男人站在台阶下呼唤他。

他认得这个人,好像叫「卡特罗」的样子,自诩为附近的「警长」,正义感过度旺盛,附近的人遇到麻烦第一个总会先去找他。

强龙不压地头蛇,他对卡特罗挥挥手,白牙一闪。

卡特罗心中打了个突。

在他的印象里,这个奇特的东方人大部分时候穿着一件褪色的帽T,总是将帽子拉起来,弯腰驼背地走在众人之后,从不引人注意。

当你住在一个龙蛇杂处的地方,太引人注意的结果就是你被拖到无人的角落,身上的东西被抢光,有点姿色的人还可能遇到更不堪的事,所以大部分在盖多的人都尽量不引人注意,这倒不令人意外。

因此,卡特罗对这男人的印象顶多就是「长得不错、性格安静的一道影子」。

今天他真正和本人面对面,赫然发现:

一,这人的年纪比他想像得更大。卡特罗本来以为他是个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,但他看起来更接近三十那一端,已经是个成熟男人。

二,这人比卡特罗以为的更高。他手长脚长,肩膀宽阔,估计站直之后不会比卡特罗矮多少。

三,这人比他以为的更强壮。今天他的衬衫袖子捲到肘边,露出两截古铜色的手臂,上面都是肌肉。

这不是一个少不更事的大男孩啊,而是一个有战斗力的男人!

卡特罗心头的警铃大响。无论这人出现在盖多想做什幺,过去两个多月他已经把失去的体力都补回来,不能再算是一个无威胁性的男人了。

狄玄武将他防卫性的姿态看在眼里,嘴角只是一勾。

第四点,这男人长得果然很帅──卡特罗加了一条。

「你是哪里人?」卡特罗粗声粗气地问。

「外地人。」他悠然答。

「你来雅德市多久了?」卡特罗瞪了瞪眼。

「不久。」

「我听说你是丛林来的?」卡特罗拧起眉心。

「街上总是充满各种流言。」

所有答案他都回得暧暧昧昧的,有答跟没答一样。卡特罗一个不爽,三两步跨上台阶,把他手中的木头拍掉。

喀喽几声,木头滚下去几阶。

那男人盯着木头半晌,终于慢慢地站起来。

想打架吗?卡特罗立刻摆出拳击架势。

靠,这家伙真的不矮!试试他拳脚如何。

但,他却是转头走到门边,拉开大门,里面正要出来的房东太太楞了一下。

「啊,是你,狄,Hola(你好)。」安珀老太太立刻露出少女般腼腆的笑容。

「Hola。」他礼貌地点头。

安珀老太太昂起下巴,犹如受到礼遇的贵妇,从从容容自他们身旁走出去。

替女人开门是哪招?卡特罗傻眼。这年头还有人记得替女士开门吗?

送走安珀太太,狄玄武捡回掉在台阶上的木头,坐下来继续削。

「你叫狄?」看他对老妇人态度良好的份上,卡特罗的口气稍微和缓一些。

「嗯哼。」

「狄是名字还是姓?」卡特罗眉心打结。

「姓。」

「那你叫什幺名字?」

「我的朋友都知道我的名字。」他和悦地说。

卡特罗楞了一下才会意,他的意思是说他们不是朋友。

「听着,我对你的事不感兴趣,不过这一区是我管的,你要是敢打什幺坏主意,别怪我不客气!只要你不惹麻烦回来,你在外面做什幺都不关我的事,明白吗?」卡特罗瞪他。

「明白了。」狄玄武颔首,削木屑的动作没停过。

该说的话都说完了,终究人家到目前为止都还算安分,卡特罗也不能拿他怎样,只好转头走回家。

走了几步,卡特罗又停下来,回过头。

他上的是夜班,可是他早上下班回家时,见过狄好几次,这家伙好像只会在那里晃来晃去的,成天无所事事。

「我说,你有没有家人?」卡特罗好管闲事的个性发作了。

「你为什幺想知道?」狄玄武剑眉一轩。

「我常看你四处闲晃,没有一份正经工作。你的年纪也不小了,难道不想替未来做点打算吗?」

他好一会儿没有接口,八成是被自己说得太惭愧了。卡特罗想。

「你不也没出去工作?」他终于说。

「谁说的?我是毕维帝的保镖,我可和你不一样!只有最强壮、最值得信赖的人才能当毕维帝先生的保镖。」卡特罗胸膛神气地一挺。

「噢。」

「你看起来好手好脚的,为什幺不找份正职呢?」

「……我还没有迫切的需要。」

「什幺叫没有迫切的需要?你有老婆吗?有小孩吗?有家人吗?」卡特罗开始谆谆教诲。

「……有女朋友。」

「那不就是了?一个好男人就应该好好找个工作,把人家娶回来,不能养家活口的男人算什幺男人呢?」卡特罗看他的眼神真正是恨铁不成钢。「你难道没想过组一个自己的家庭吗?你不要以为你时间很多,转眼三十岁、四十岁、五十岁就来了,等你回过神,一生最黄金的时光都浪费在游手好闲上,那时就来不及了!」

狄玄武思索了一下他的话。这两个多月观察下来,他只有一个感想──

雅德市是个比狼窟更像狼窟的地方。

在这里,黑帮横行,宵小充斥,社会的各个角落藏污纳垢;而所谓权贵阶级,即是整个雅德市最腐败髒污之处,一般市井小民充其量只是滋养这些刀俎之徒的鱼肉。

在这个杀人犯横行的世界里,触目所及只会见到人渣、毒枭、流氓、犯罪头子、强暴犯。

雅德市的居民每天打开门,打交道的若不是拉贝诺、豹帮,就是毕维帝。

在这里没有好人,只有坏人;没有白道,只有黑道。每个人靠拳头说话,你若不想成为加害人,就只能成为被害人。

在这里,随便一挤流出来的都是脓,任何一个神经正常的人都不会在这种地方落脚。

太完美了!

简直是为他而生!

他相信他在这里一定能如鱼得水。

他把手中的木头放下来,对卡特罗微微一笑──

「你说得对,我确实该想想安顿下来的事了。」

第二章

狄玄武走出大门就发现一个小女娃坐在台阶上哭。

他决定装作没看见继续往下走。

走没两步,他低咒一声停下来,回头对那女娃儿皱眉。

那丫头是卡特罗的女儿。

自从两周前的一番「恳谈」之后,卡特罗莫名其妙地认定,将他「导向正途」是自己的职责,于是有空的时候就会绕过来看看他在干什幺。

如果看见他在街坊打零工,卡特罗就会讚许地点点头,然后讲一些「男人呀就是要趁着年轻多努力工作赚钱」的话;如果发现他闲着没事晒太阳,就会开始感慨他在外地的女朋友一定等着他回去迎娶巴啦巴啦。

以一个替黑道老大当保镖的人来说,这熊汉还真不是普通的古道热肠。

每次卡特罗找他聊天,狄玄武照惯例听的时候多,说的时候少,一来二去倒也把这只大熊家中的情况摸了个七分熟。

卡特罗今年三十七岁,替毕维帝工作已经五年了,平时做的是夜班安全人员。他有一个小他四岁的老婆,二十岁就义无反顾地跟着他出来,两人有一个十二岁大的女儿,现在那个「可爱到连天上的星星见了都会掉下来」的女儿就坐在他门口哭。

「妳在干嘛?」狄玄武对女娃儿皱眉。

「我在哭。」卡特罗的女儿吸吸鼻子。

她叫……妮娜,对,妮娜。

「妳干嘛在我的门前哭?」他粗声粗气地说。

「这里不是你的门前,是安珀太太的门前。」妮娜的眉皱回来。

算了,懒得理她。

根据经验,管太多小女孩的闲事最后都会把麻烦揽上身,所以他转头就走。

半小时后,他回来了,那可恶的小女娃竟然还坐在他的门前哭,狄玄武不爽了。

「我要进去,妳挡住我了。」

妮娜这回没有顶嘴,只是把屁股挪了挪让出一条通道,埋在膝盖上继续哭。

「妳到底在哭什幺?」狄玄武的不爽度爆表。

「我爸爸快死了,你不要烦我啦!」为什幺人家要专心哭都不能呢?妮娜呜咽。

「妳爸活得好好的,我一个小时前才见过他。」他冷冷地说。

「不是现在,不过也快了……」妮娜放声大哭。

「为什幺?他得了绝症?」

妮娜脸埋在膝上,只是摇头。

「他出了意外躺在医院里?」

依然摇头。

「那为什幺?」他强迫自己拿出所有的耐性。

「因为下个周末就是『清算夜』,我妈说,清算夜他就会死掉了,然后我就会变成孤儿,然后我和我妈会沦落到街上乞讨,然后我们就会被很多人欺负……呜!」女孩又放声大哭。

狄玄武被她哭得头痛。清算夜是什幺鬼东西?

算了,不要问,问越多麻烦越多。

「要哭回妳自己家去哭,坐在别人家门前哭做什幺?」晦气!

妮娜抬起头,泪水一串串落下来。

「我不能在我们家门口哭……我爸回来看到我在哭,一定会问我为什幺哭,我如果跟他说我知道他快死了,他一定会怪我妈妈跟我说,然后他们就会吵架。他已经要死了,我不想让他死前还跟我妈妈吵架……哇!」说着说着她又悲从中来,趴在膝上大哭。

「妳就这幺肯定他会死?」狄玄武盘起双臂,表情非常恶大叔。

「你什幺都不懂!」妮娜抬起头对他怒目而视。「清算夜很多人会死,妈妈说爸爸的工作就是当炮灰,所以一定是第一波死掉的人。」

妈的!

「清算夜到底是什幺鬼东西?」他终于极度不爽兼不情愿地问了。

「清算夜就是清算夜,听说十五年前也有过一次,那次一夜之间就死了一百多个人,很恐怖很恐怖!」妮娜擦擦泪痕,用看「没知识乡下人」的眼神看着他。

这回答跟没回答一样。

「谁跟谁清算?」

「豹帮跟毕维帝。妈妈说,毕维帝先生偷走席奥很值钱的东西,席奥决定报复。警治署对他们两边一直报复来报复去已经很不耐烦了,所以决定周末给他们两边的人一个『清算夜』,让他们好好把帐算清楚,隔天起就不能再闹事了。」

「那不是很好吗?」

妮娜叹了口气。狄玄武一直打扰她哭泣让她很不耐烦,为了让自己能专心哭,她只好先停下来,把自己从大人那里偷听来的事告诉他。

几分钟之后,狄玄武大概了解了。

总之就是毕维帝抢了一批席奥从另一个生存区走私过来的军火,据说市值超过一千万。席奥大怒,要求毕维帝归还,毕维帝装傻不理。席奥气不过,挑了他几个场子,毕维帝于是反击,两方的和平再度破局。

警治署基本上受拉贝诺、席奥和毕维帝三方供养,如果有谁只顾着吵架不认真做生意,警治署的收入就跟着不好,这是鸡生蛋、蛋生鸡的问题。

就狄玄武的想法来看,这件事好解决得很,两方死一个就没事了。

不管死的是谁,被杀的那一边必然忙着收拾残局、争权夺利;而杀人的那一方主仇已报,没什幺可以闹的,大家各自回去过日子,生意照做,规费照给,夜店照混。

警治署长必然跟他有同样的想法,于是,就有了「清算夜」的发生。

所谓的清算夜,就是这星期六晚上八点到隔天凌晨八点,整整十二个小时的时间,警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全员不理。

毕维帝和席奥所有的恩怨情仇,这十二个小时内他们要打要杀儘管去,早上八点一到,不管谁死谁活,战争必须停止。

这种狠毒的招术,也只有在这个老天都不理的鬼地方才会出现。

席奥为了扳回面子和里子,清算夜必定大举来攻,而毕维帝为了自保,必然躲在他安全的堡垒里,加派重兵防守。

卡特罗身为毕氏的保镖,当然躲不掉。

原来这就是他快死了的原因啊!

「妳不会叫妳爸清算夜不要上班吗?」

「不可能的!我爸爸最负责任了,他才不是那种遇到危险就自己躲起来的人!」妮娜瞪他。

这倒是真的。

依他对卡特罗的了解,那家伙说不定真会觉得不能在这种日子弃他老闆于不顾。

「而且我爸爸一直想替我和妈妈买房子,毕维帝先生那天晚上付了好几倍的钱,爸爸为了要赚钱,一定会去上工的,然后他就会死在那里,然后我就会变成一个没有爸爸的小孩了!呜──」小女娃儿放声大哭。

狄玄武给她哭得头痛。

「行了行了,妳身上有多少钱?」

哭声顿了一顿。「……呜!我爸爸快死了,还有人要抢我的钱。呜!」

狄玄武磨牙。「我可不做白工,妳先说妳身上有多少钱?」

「什幺白工?」妮娜呜咽着抬起头。

「妳不是想要妳老爸活下去吗?我接受妳的委託,那天晚上我会保护他的安全,妳付我多少钱?」他瞪她。

「……你行吗?」妮娜看他一副不怎幺靠谱的样子,有点怀疑。

他长眸一瞇。「我再说一次,没有第二次了,妳到底要不要僱用我保护妳爸爸?」

「……好吧。」不是她突然对狄玄武生出多少信心,而是她小小的心灵觉得,多个人总比少个人好。「我只有二十四块,我爸爸每个星期给我两块钱当零用钱,这是我的全部财产。」

二十四块?

卡特罗你这个吝啬鬼!狄玄武的牙磨得更厉害。

这里贫富差距极大,他以所知的美金概念来换算物价,雅德市差不多就是开发中国家的普通城市。

中产阶级一个月的收入两千元左右,高社经地位的人约五千元,而盖多贫民区的穷人一个月有两百块就算不错了。一间便宜的两房一厅公寓市价约八万到十二万之间。

「好吧,二十四块就二十四块!」他瞪着小女娃儿。「我的案主是妳,承保物是妳爸爸,目标是安全活过清算夜。只要过了星期天早上八点,妳爸爸依然活跳跳,妳就付钱,有问题吗?」

妮娜迟疑了一下。虽然这个保镖不像爸爸那幺高,不像爸爸那幺壮,身上的肌肉也不像爸爸那样一大球一大球的,但是……有保镖总是比没保镖好,对吧?毕竟毕维帝先生也有很多保镖。

「你不能告诉我爸爸,不然他就会知道我知道了,然后他就会问我怎幺知道的,然后他就会知道妈妈跟我说,然后他就会跟我妈吵架,然后……」

「行了行了!」狄玄武给她绕得头又痛起来。「握手成交。」

妮娜迟疑半晌,终于握住他伸出来的大手。

***

「嘿,卡特罗。」

卡特罗拿着刚买回来的枪油正要踏入家门,突然被身后的人叫住。

「嗨!狄,我今天有点忙,改天再说好吗?」他神思不属地往门口走。

现在是下午两点,清算夜再六个小时就开始了。

芙萝莎小姐早就悠哉悠哉避到比亚市去度假了,但毕维帝先生是个男人,又是毕氏的老大,他不能躲,所以他今晚付给愿意留下来帮忙的人额外两个月的薪水。

卡特罗一个月赚两千五,加上清算夜的奖金,等于这个月他能领到七千五,薇拉说,她爸爸愿意借他们一万块,再加上她的私房钱凑一凑,他终于能够凑足短缺的钱在力玛区买房子。

他一直努力到今天,为的不就是这个目标吗?无论今晚有多危险,他都无法对两个月的薪水说不。

「不会花你太多时间的,我有件事想请你帮忙。」他新交的朋友对他说。

「今天真的不行,改天吧!」他转头走向家门口。

「五分钟就好。」狄玄武在他身后道。

卡特罗勉强压下心头的不耐,转过身。「什幺事?」

狄玄武依然穿着他百年如一日的褪色帽T和烂牛仔裤,慢慢走过来。

「我一直在想你之前跟我说的话。」见卡特罗一脸空白,他解释:「就是一个男人应该有份工作好养家活口那件事。」

「噢!对!没错。」卡特罗迅速点头。

「是这样的,我在这里人生地不熟,只能打零工,这样我永远翻不了身。我知道你为毕维帝工作,东尼说他那里今晚缺人手,能不能让我今晚跟你一起去,看看毕维帝先生愿不愿意用我?」

「不行不行,今晚太危险了!」卡特罗想也不想直接拒绝。

「别这样,我只是需要一份上得了檯面的工作资历。过了今晚,起码我可以跟别人说我在毕维帝那里工作过。」

开玩笑!卡特罗可不想对他的命负责。「毕维帝先生不是随便有人上门都接受的,能当上他的保全人员起码要经过一些背景调查,你知道我当初多辛苦才挤进来的吗?」

「我知道,所以趁今晚他们需要人,我才会请你帮忙。卡特罗,我们两个好歹喝过半个多月的啤酒,你知道我不是坏人。我一个人来到这里,如果没有一份拿得出去的资历,根本不可能找到好工作。」

卡特罗迟疑了一下。

他不是不明白狄玄武的困难。当年他想「从良」时,也是一开始处处碰壁,如果不是岳父託人引荐,让他在毕维帝这里找到工作,他根本不会有今天这样的生活。

狄虽然是外地来的,性格又孤僻了点,卡特罗确实感觉得出他不是坏人。况且,一直跟人家唠叨「男人要有责任感」、「男人要养家活口」的人是自己,他如果不帮忙,谁帮忙?

「你会用枪吗?」卡特罗迟疑地问。

「我受过几周的国民兵训练,基础的枪械操作我都会。」

「能打吗?」

「以前年轻气盛的时候在街头干过几场架,没问题。」狄玄武笑起来白牙亮闪闪的,煞是好看。

卡特罗依然举棋不定,毕竟今晚真的不是普通日子……

「这样吧,今晚我跟你一起去上工,如果毕维帝先生愿意用我,我就留下来,如果不愿意,我保证我会自己离开,不会给你惹麻烦。今晚我赚的每一分钱都和你平分,如何?」狄玄武提出交换条件。

「钱还在其次,只是不知道贾西亚愿不愿意用你。用人的事都是他在负责的。」卡特罗叹了口气,「好吧!今晚你跟我一起去,我会在贾西亚面前尽量帮你美言几句,要不要用就看他了。」

贾西亚是毕维帝的保镖头子,这名字在街上也很常听见

「太好了,谢谢你。」

狄玄武轻快地走开。

卡特罗看着他的背影,又叹了口气。

希望这小子撑得过今晚,他可不想揹上一条无辜的人命!

【延伸阅读】

#妞书僮

本文摘自《遗落之子:﹝辑二﹞末世余晖》

妞书僮:情慾戏该出现的绝对不会少!《遗落之子:﹝辑二﹞末世余晖》新书转 

出版社:春光文化

作者:凌淑芬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文章
申博太阳城_皇家国际点击客服|分享你我感受|提供生活便利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金沙体育下载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AG亚游视讯厅